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中山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1-21 02:50:54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中山白癜风医院,上海治白癜风的设备,海南白癜风初期症状,复方驱虫斑鸠菊丸治疗白癜风效果怎么样,德州根治白癜风的论坛,巩留白癜风医院,甘肃能治白癜风的论坛

作家王洁新著《六月初五》北京正式发售

  中新网4月17日电 4月16日,青年作家王洁的散文集《六月初五》在京举行新书发布会。来自北京、陕西两地的作家、评论家,出版社代表、新华书店代表,热心读者、媒体记者,共计300余人参加了当日的发布会。与此同时,王洁这本新著在全国各地新华书店开始正式发售。

  作为八百里秦川腹地的一个人文高地,陕西扶风始终是一个耀眼的存在。出生于钟灵毓秀之地,天资聪颖的王洁经过努力已成为近年来在文坛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此间首发的散文集《六月初五》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著名作家贾平凹、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分别为本书作序,贾平凹同时题写了书名。《六月初五》全书分为“寸草春晖”“落花微雨”“含英咀华”“晨钟暮鼓”“拂云弄影”等多个章节,题材丰富多样,并尝试了不同的写作风格。北京的上架书店包括北京图书大厦(西单)、中关村图书大厦、亚运村图书大厦,而在西安已进驻新华书店曲江书城,网上书店则包括京东书城和亚马逊。

  “这本书说到底,浸透了我对奶奶的那份深切的思念,以及对亲情、乡情、友情的感悟和纪念,这些感情深深地植根于生我养我的那片土地,滋养了我,启迪了我,给了我爱的力量,让我内心充满感激,砥砺前行。”王洁向读者介绍说,“尤其是奶奶那份伟大的爱,已经彻底地融入了我的骨血当中。我将这份深切的思念,连同这一路上各位师友对我持续的鼓舞和激励,化为了我创作的动力源泉。农历的六月初五,是奶奶去世的日子,《六月初五》即是这本散文集子和其中主打文章的名称。”

  感动与感慨便是这本书的灵魂所在

  “我觉得能每天拿起笔写一些东西的人,是很幸福的。近几年我一直都在写作,从来没有停止过。”王洁表示,就这本散文集而言,其实并不存在明确的创作背景,“毕竟与长篇小说的创作不同,散文创作是随机性的碎片化的,而结集出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换句话说,并非先确定要出版一本散文集,然后去准备内容的填充。我一向认为,过于功利化的写作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文字的品质。”

  毫无疑问,这本书承载了王洁太多的真情实感。在王洁看来,“每个人的内心都应该有一个任何外人都进不来的地方,这里无法被外界滋扰,也无法被任何秽物玷污。它是圣洁纯净的,它是独立于一切之外的,我们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放在这里。我经历过,我懂得,这个世界将我的故事汇聚成一本书,而我的感动与感慨便是这本书的灵魂所在。”

  史铁生先生说过,“我什么都没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也不能想,却又不能忘……它们的领地只有两处,心与坟墓”。王洁的可贵之处则在于把每一种过往都视为风景,“对我来说,我已经把那些适合收藏、不能忘也不敢忘的故事放在了心中的那个地方。但我却没有选择像史铁生先生那样将这些事情闭口不谈。也许女人多愁善感,可以敏感地察觉到所有情绪。我没有强大到可以去忽略我灵魂深处那一声声的渴望和呐喊,我选择将对奶奶的思念、对过去的回想、对人生的思考等等以文字的形式记录下来,用最直接的方式面对过往。”

  因而,王洁说有关过去的回忆,是她创作的一大动力,包括着对奶奶的思念、对童年生活的回想、对曾经那份爱情的思考……“以往种种,让我的生活不是那样的平淡无奇。当回想起以往的日子的时候,我的脑海之中不会一片空白,我的心中不会没有感动与感慨,我不会觉得自己过去的生活百无聊赖,也不会因为细琐心事伤感徘徊。”

  文学前辈的扶持是创作的巨大动力

  王洁直言,在创作、出版过程中给她留下印象最深刻的,可以说是贾平凹先生和余秋雨先生的鼓励和扶持。王洁表示,“我们通常只能通过其作品才能接触到两位文学大家,而在现实生活中作为年青一代接受到他们面对面的指导无疑是幸运的。我非常庆幸自己当时能提起勇气逐渐地走近贾平凹先生。同样,我也非常感谢余秋雨先生及其夫人马兰对我作品的肯定。”

  “我在后记之中提到过,我真的没有想到贾平凹先生会破例为我写序言,也没有想到余秋雨先生会主动提出要给我这本书写上一段话。当他们的序言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心中的那份激动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了。所以我才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诉自己,一定不要辜负这些师长的厚望与支持,一定以好的作品作为对他们的回报与感恩。”王洁动情地说。

  因为同在西安的缘故,王洁最开始接触的是贾平凹先生,耳提面命,获益匪浅。之后又由朋友引荐,见到了余秋雨先生及其夫人马兰。“贾平凹老师觉得这本书的书稿有些庞杂,但其中的散文大气又细致,质朴而浪漫,没有多么细致地勾勒,一上手就真气淋漓。整体行文俊朗,没有陋俗,没有小女人的娇态,也没有油嘴滑舌。”谈到文学前辈对自己的评价时,王洁说,“余秋雨老师则比较喜欢《六月初五》之中朴实真切、不涉虚华的文字,还有开篇第一章那种独特的写作角度,以及之后对古典文学作品感想中文字所表达出来的张力。”

  “可能这跟我本身的性格有关系,都说文如其人,我的文字就是直来直去,大大方方,内敛明亮,不去一味地堆砌华丽辞藻,只求内心真实情感地挥发。”这是王洁真性情的一面。王国维曾说:“散文易学难工”。尽管如此,王洁认为性情写作是当代文学的别一种先锋,太拘泥于形式反而写不好散文。

  公益事业与文学创作其实并行不悖

  除了作家这个身份,王洁还是热衷于公益事业的青年社会活动家。王洁曾经表示,社会扶贫应成为一种常态,“今后要动员和组织社会各方面的力量,加入到消除贫困的阵营中来,参与贫困地区的开发建设。”王洁认为,“以全社会力量参与扶贫开发应该成为中国特色扶贫开发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政府扶贫在资金量、推动力、覆盖面等方面优势明显,社会组织则以灵活、高效见长。”

  “在当今的浮躁的社会背景下,您为什么还能沉下心来创作这样一部严肃文学?”面对这样的提问,王洁回答:“我之所以能够这样做,就是因为我有着一份内心的平和。一个众所周知的故事是,毛泽东年少时坐在长沙街头的菜市场看书,以培养自己的静心与恒心,锻炼自己的意志。我们应当向伟人学习,哪怕只做个普通人,也要去追求内心的那份平和。如同我会静下心来去专心创作一样,就是要抛开浮躁,追求内心的平和。”

  王洁说,传播爱与正义,做公益,也是让她内心平和的原因之一。“包括我自己资助了一百多个贫困山区的孩子,我也是想让他们有能够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的机会。所谓‘取诸人以为善,是与人为善者也,故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人心浮躁,就不能踏踏实实地追寻自己心中所想。飘在天上的日子固然无拘无束,但总要有脚踏实地面对现实的一天。对于我来说,无论是做公益事业,还是沉心静气创作这样一部严肃文学,都是我用来追求内心平和的一种方式,而《六月初五》这本书便是我灵魂的寄托。”

  就今后的创作计划,王洁透露说“应该会着重于小说创作这一块儿。目前,我往返于北京和陕西两地,但就创作而言还是比较倚重于陕西。西安不但拥有着雄浑而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还有着独具特色的自然环境和个性十足的民风民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非常适合创作的土壤。诗云‘周原膴膴,堇荼如饴’,因而我的家乡扶风也不例外。”据悉,王洁创作的一部情感类商战题材的长篇小说《花落长安》,完本字数大约在六十万字,已经提上出版日程。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临湘白癜风医院